範章是誰?嵩縣一位退休老人。為何要寫他?是因為他筆下的馬和他的快樂“夕陽紅”生活。退休後,一輩子熱愛文字的範章,“轉行”畫馬,堅持十年,作品逐漸出彩,他也“以畫會友”,讓自己的晚年生活變得豐富多彩。
  □東方今報記者 程慧娟/文
  李書寶/圖
  ●畫馬純屬“畫著玩兒”
  範章的“七峰書畫室”就設在嵩縣縣城小女兒的家中。一進門,滿目“駿馬”,或奮蹄疾奔,或俯身飲水,頗有徐悲鴻大師之風。
  原來,他的確“師從”徐悲鴻。
  範章今年71歲,退休之後,原本忙碌慣了的他一下子閑下來覺得挺不習慣,總想給自己找些事兒做。學過一段時間二胡,會拉《梅花三弄》等十餘首曲子,但苦於記不住譜子,一邊看譜一邊拉又跟不上節奏,最終作罷。
  放下二胡,範章想試試學習書畫。因其屬馬,一家人中還有兩人也屬馬,便想著學學畫馬也不錯。在中國的書畫名家中,尤以徐悲鴻畫馬最佳,於是,他買來徐悲鴻的作品集,一點點開始臨摹。
  “老有所樂,老有所為。‘為’字不敢當,‘樂’字在當頭。純粹就是玩兒。”說到這裡,他“哈哈”一笑,當初畫馬,純粹是為了讓自己解解悶兒,沒想到一堅持就是十年。
  “師傅領進門,修行靠個人”,十年間,他幾乎每天都要畫一匹馬,仔細揣摩徐悲鴻筆下馬的神態和筆法。從最初對畫畫的一無所知,到如今頗有大家之風,完全靠他自己學習,也越來越有“師傅”徐悲鴻的味道,本是畫著玩兒,卻逐漸玩出了花樣。
  ●孩子的孝心讓他畫筆不輟
  畫了一段時間,恰逢小孫子過12周歲生日,範章送了自己畫的一匹馬作為禮物,本來覺得畫得不好,送給孫子玩玩算是一點心意。兒子卻將畫裱了起來掛在屋裡,家裡人也越看越有味道,讓他心裡很是得意。
  去宜陽看望朋友時,他也帶了自己畫的馬去,誰知不久後,卻發現那幅畫被北京一家畫報刊發,原來是朋友有意為之,給了他一個驚喜。
  這兩件事,成了他堅持畫馬的動力,每天畫馬也成了必修的功課。如今,在範章的書畫室里,到處可見他畫的馬。練習的作品堆了厚厚一摞,他伏在畫案上,三筆兩筆,一匹馬就躍然紙上。
  這個寬近3米,長約2米的畫案,是兒子特意為他定做的,也是支持他的“工作”。之前,範章都是在自己卧室的小桌子上畫畫,兒子範小紅見他越畫越起勁,為他定做這張畫案,又準備了新的筆、墨、紙、硯、墨池、壓尺等,小女兒專門騰出家中寬敞的客廳用於父親作畫,起名為“七峰書畫室”。
  “親所好,力為具”,孩子們的孝心讓範章很是滿足,他畫馬本是給自己找點樂子,孩子們也想方設法哄著他開心,支持他老有所為,他覺得,無論畫成什麼樣,畫馬的目的已經達到,再無他求。
  ●戲劇創作是年輕時的最大愛好
  範章的心態好,源於他骨子裡透出來的文人之氣,用“粗繒大布裹生涯,腹有詩書氣自華”一句形容他,最恰當不過。
  1942年冬,範章出生於嵩縣大章鎮一個貧寒家庭,15歲時被推薦到一所完小當工友,負責上下課時按時敲鐘,也給學校食堂幫忙做飯。
  因其從小喜歡讀書,常常寫一些詩文在學校的刊物上發表,也逐漸在校內小有名氣。1960年,他轉為教師,並被保送至當時的陝縣師範學校學習。
  畢業後,年僅23歲的範章創作了一部現代戲《趕會》,參加了當時洛陽地區的現代戲匯演。最終獲得當時洛陽地區戲劇大賽創作一等獎,並被推薦參加中南五省戲劇匯演,這部戲也成就了範章。
  範章與戲劇至此結下不解之緣,先後創作過河洛大鼓、河南墜子等多種形式的十餘部戲劇,出了門看見樹就想唱唱樹有多魁梧,看見河就想唱唱河有多清澈,到處都能給他創作的靈感,一直在嵩縣文化館劇目創作組寫了17年戲劇。
  1981年,範章被河南省文聯調到省群眾藝術館任《群眾藝術》雜誌社編輯,在鄭州工作了三個月之後,範章決定重回縣裡。“窗外雨紛紛,拈筆寫詩文。展紙濃墨蘸,不知何所雲。離家五百裡,妻兒掛在心。秋禾當可熟,地畝又增分。八月仲秋近,月餅寄何人。我妻依門望,嬌女笑撲身。省城千戶富,還思窮家門”。 範章這樣描寫自己當時的心境。
  回來之後,正值全國興起編修地方志熱潮之時,範章被推薦編纂嵩縣縣誌,並任總編室副主任、主編,嵩縣的歷史在他的筆下變得栩栩如生。這期間他還加入了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河南分會,發表數百篇民間故事傳說,還被選為洛陽古都學會的理事。白雲山景區開發之時,他還參與了景區內各小景點的起名工作。有人建議他把自己的作品集結成書,他笑著說:“我已經有4本書了,每個孩子都是我的一部作品。”
  如今範章雖已退休,但他卻“退而不休”,仍參與編纂第二屆《嵩縣誌》及《嵩縣年鑒》,主持編修了《嵩縣政協志》、《嵩縣電業志》。近期,他正幫忙編纂《嵩縣國土資源志》。
  範章說,這一生沒有其他的愛好,就是喜歡文字工作,知識讓他從一個貧苦家庭走出,擁有瞭如今的幸福生活,也頤神養性,造就了他樂天的性格。
  ●範章的快樂“夕陽紅”生活
  不僅心態好,範章的身體也非常健康,這源於他堅持鍛煉。
  在這個小縣城所有晨練的人中,範章算是比較“另類”的那種,有時他會扭扭自編的秧歌,不顧身邊人的怪異眼神。他經常在河堤上放聲吶喊,別人幫他掐表計算過,最長紀錄是27秒。洗冷水澡也是他的習慣,至今仍在堅持。他說,體育鍛煉除了能保持身體健康,還能讓他的心情變得非常好。
  每天下午是他練習畫馬的時間。完成一幅畫並不容易,範章說,創作時必須聚精會神,要先畫一匹好馬,再題一筆好字,他自覺寫字是弱項,正在勤加練習。
  兒子範小紅有時會將父親的作品發到微博上,也有不少人成為範章的“粉絲”,通過微博索要他的作品。對於索要的人,範章一向來者不拒,這並不是為了展現自己的畫有多好,而是想用自己的樂天精神感染身邊的人。原《香港商報》總編輯,現任全球商報聯盟理事長、長篇通訊《東方風來滿眼春》的作者陳錫添,親筆為範章題寫了“七峰書畫室”,範章也回以自己的畫作,兩人因此結交。
  “方向比努力重要,能力比知識重要,健康比成績重要,生活比文憑重要,情商比智商重要。”在範章的每一幅作品上,他都會題上一首自創的小詩,或與他人共勉,或記錄自己的感悟,一幅畫後面通常會隱藏一個小故事。
  “還是為了玩,只是玩得更加有意思,玩得更加有品位,玩得更加健康。”範章在一幅作品上這樣闡釋自己畫馬的意圖,也分享了自己的快樂“夕陽紅”生活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範章畫馬 “畫著玩兒”的快樂生活)
創作者介紹

海鮮火鍋

dq16dqduv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